股权质押爆仓被拍卖 “当代系”渐失上市公司控股权

  • A+
所属分类:技术指标
  厦门“当代系”曾风光一时,同时掌控当代东方(000673.SZ)、国旅联合(600358.SH)及ST厦华(600870.SH)三家上市公司,当代系掌门人王书同、王春芳父子也名震资本圈。   然而在2016年后,厦门“当代系&r

  厦门“当代系”曾风光一时,同时掌控当代东方(000673.SZ)、国旅联合(600358.SH)及ST厦华(600870.SH)三家上市公司,当代系掌门人王书同、王春芳父子也名震资本圈。

  然而在2016年后,厦门“当代系”开始走了下坡路,四处寻求资金支持但仍难解困。

  近日,当代东方和ST厦华发布公告,因股权质押纠纷,当代系持有的部分股权被法院裁定拍卖、变卖。其中ST厦华拟被司法拍卖、变卖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7.21%,若被拍卖变卖,公司控股权将发生变更。当代东方目前已被裁定拍卖变卖股份占总股本的6.93%,不过其持有的全部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

  在2019年将国旅联合第一大股东之位拱手让予他人之后,厦门“当代系”或再失两家上市公司控股权。

  所持当代东方股份100%冻结

  2010年,王书同、王春芳父子以6474.5万元收购?T大水29.99%股权,成为控股股东,并将其更名为当代东方。2014年,厦门“当代系”以2.9亿元代价成为国旅联合第一大股东。2016年3月,王春芳又通过股权转让获得了厦华电子(即“ST厦华”)控制权。

  然而,在控股厦华电子后不久,“当代系”开始走了下坡路。厦门当代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当代控股集团”)时任董事会办公室主任杨超曾在法院调查时介绍称,当代控股集团自2016年股灾后,极度困难,工资都发不出来。

  近日,当代东方发布公告,因逾期未履行相关民事裁定书,公司控股股东厦门当代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当代文化”)持有的5486万股股票将被拍卖、变卖。这一裁定系因当代文化与太平洋(601099.SH)证券的股票质押贷款纠纷所致,拍卖变卖所得将用以偿还太平洋4.93亿元质押本金及利息。

  当代东方在公告中表示,“上述预计被拍卖、变卖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6.93%,暂时不会对公司的治理结构及持续经营产生影响,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除当代文化外,“当代系”另一家公司北京先锋亚太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先锋亚太”)持有的1481万股股份,也因与太平洋之间的股票质押式回购纠纷被轮候冻结,涉及金额为1.23亿元。

  而在此之前,先锋亚太和厦门旭熙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旭熙”)质押给太平洋证券的部分股份因违约被强制平仓,合计被动减持2371.55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3%。

  根据当代东方的公告,截至3月30日,控股股东当代东方及一致行动人先锋亚太、鹰潭市当代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当代投资集团”)、厦门旭熙合计持有2.80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5.35%,目前均处于质押状态,且均处于被司法冻结状态。

  另据Wind,当代系向中信证券华南股份有限公司(即原广州证券,以下简称“中信证券华南”)累计未解押质押股数为6346.2 万股;华创证券累计未解押质押股数 13283.24 万股,平安证券累计未解押质押股数 1572 万股。

  不过,平安证券向本报记者证实,平安证券现在已没有与当代东方有关的股权质押的业务。另外,天眼查的一则开庭公告信息显示,中信证券华南与当代集团及厦门当代旅游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当代旅游”)存在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或也与前述股权质押有关。

  尽管当代东方在公告中表示,前述执行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多重股权质押纠纷的叠加是否会导致当代系所持股份被大量拍卖、变卖,进而导致公司控股权发生变更呢?当代东方向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正处于年报静默期不接受采访。此外,当代东方方面强调,股权质押及诉讼信息是股东层面的事情,以接到他们的通知文件为准,履行临时公告的义务。

  痛失控股权

  2018年6月,厦门当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当代资管”)及其一致行动人拟将计29.01%国旅联股份转让给江西省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旅集团”)。

  但至2019年11月,上述股权转让仅完成了14.57%。与此同时,当代资管又将江旅集团诉上法庭,指控其未完全履行双方此前约定的协议内容,请求法院判令江旅集团返还股份。厦门中院受理并冻结江旅集团持有的510万股股票。

  不过,在年末上述股权又被解除司法冻结,国旅联合公告称接股东江旅集团告知,厦门中院经审查,于2019年11月22日裁定撤销上述股份的司法冻结。解除冻结的原因是否因当代资管撤诉所致?记者尝试联系当代控股集团及当代资管方面均未果,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只是撤回了对510万股票的司法冻结,双方的诉讼目前仍在进行中,目前还没有开庭。

  与此同时,“基于对公司发展前景的信心”,江旅集团通过二级市场增持约252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0%。至此,江旅集团持股比例增至19.57%,成为国旅联合第一大股东。当代系持股比例从2018年末的26.04%降至2019年末的11.47%。国旅联合迎来了江旅集团时代。

  近日,国旅联合董事长兼江旅集团董事长曾少雄对媒体表示,将在未来两年实现江旅集团整体上市。这是否意味着江旅集团将借壳国旅联合上市?江旅集团方面未接受记者的采访,国旅联合表示,现在正值年报披露的敏感窗口期,不便接受采访。

  当代系控股的另一家上市公司ST厦华的状况更加不乐观。

  2月26日,ST厦华发布公告,根据收到的判决书,当代系质押给申请执行人长城华西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什邡支行的股份也被冻结,将被拍卖、变卖。

  根据公告,当代系共计持有公司1.33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25.44%,持有拟被司法拍卖、变卖的股份占总股本的17.21%。若本次本公司控股股东所持本公司股份被司法拍卖、变卖,公司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将会发生变更。

  而在2019年11月,当代系持有的7241.6 万股股票已通过司法拍卖转让给了深圳市力信达科技有限公司。

  ST厦华的控股权或最终也将旁落他人,记者尝试联系当代投资集团等均未果,当代控股集团官方网站也已无法打开,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送达公告中显示,当代投资集团“下落不明”,法院依法公告送达上诉状副本。



发表评论